首頁 資訊 FLASH 美圖 幽默 連載 評論 動漫教室 作家專輯 論壇
動漫世紀首頁 業界新聞 正文
《銀河英雄傳說》--寫實的“傳說”
2006年09月20日23:12 星河(著名科幻作家) 

  一、殘酷的“黎明”

  以前讀古龍的《絕代雙驕》,對其中一個近乎戲謔的小細節記得特別清楚:

  主人公小魚兒與戀人以及兩位女性仇敵一起被封在一個洞中,在生死之間小魚兒首先做的事情卻是——用一些雜物建起了一座臨時廁所。開始他的行為遭到恥笑,但後來,那些恥笑他的人不得不一一前去方便。

  第一次閱讀《銀河英雄傳說》“黎明篇”的“死線”時,馬上就聯想起了這段情節。

  一般說來,有些因素是不會被文學作品所考慮的,尤其是這種不登大雅之堂之舉,但是古龍卻想到了。同樣的,許多在生活中看似無足輕重的瑣碎枝節,也同樣容易被人忽略。但是,這些看似瑣碎的因素也許會影響到整個事件發展的結果。有一篇文章寫得不錯,叫做《肉眼看不見的東西改變曆史:滿清為何取代大明?》,作者舍棄了諸多重大社會因素,從微不足道的鼠疫病毒談起,論述得頭頭是道。作者由此告訴我們:有時候一些非主流的偶然因素,往往能影響到整個人類曆史。

  而這一點,田中芳樹也想到了。

  在讀《銀河英雄傳說》之前,有人告訴我,在這個故事媗斢{得最重要的是謀略。但在開始閱讀之後,我發現它給我印象最深的卻是所謂經濟因素。

  在亞姆力劄會戰一役前後,帝國元帥萊因哈特擬定了焦土戰略,試圖以逸待勞地“餓死”那些進攻的同盟軍。而多達3000萬之眾的同盟軍果然中計,在占領了帝國邊境的數個星系之後,不得不為解決饑荒問題拿出軍中物資賑濟當地居民。而從同盟本土運送給養的運輸艦隊卻在毫無防備之下遭受重創,糧草盡失,結果糧食問題引發了占領軍與原住民的流血沖突,局勢一發不可收拾……

  這是許多涉及“星際戰爭”的科幻作品都不曾考慮的因素,就像許多唯美或不唯美的武俠作品根本不會考慮人的吃喝拉撒一樣。說起來“吃喝”問題偶爾還會被關注,但往往也是為情節需要而服務;但“拉撒”問題就沒有人像古龍那樣注意了。在很多不入流的“星際戰爭”科幻中,常見的也就是艦隊、征戰、喋血、占領……總之就是殺殺殺,幾乎從來不問後勤保障問題。

  事實上不要說現代戰爭,即便是在古代戰爭中,給養之類的經濟因素也是至關重要的,甚至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。假如保證不了後勤供應,戰爭的勝負根本無從談起。在有關成吉思汗的紀錄片中,曾描述過這樣一個細節:當年的蒙古軍隊把牛肉晾幹做成幹肉,把一頭牛的全部肉量裝進一個小袋;而這袋幹肉煮熟之後,足夠供200名官兵飽餐一頓。這樣一來,蒙古軍隊在馳騁疆場攻城掠地時就沒有了後顧之憂,根本無需專門的運輸部隊(這點就比同盟軍強)。而當初蒙古軍隊之所以能橫掃歐亞,這很可能是相當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
  注重經濟因素,是我初讀《銀河英雄傳說》的最深印象。

  二、鋼鐵與塑料背景下的人性缺失

  我對《銀河英雄傳說》的了解算是相當晚的,而且至今沒有看全。某年在清華大學講座,有同學問及此書,我還以為是在說“太空英雄傳奇”系列(《星球大戰》系列曾被冠以此名),估計我的回答讓那位提問者不知所雲。

  但那時,應該是《銀河英雄傳說》在中國內地最風靡的時代。

  從文學角度而言,《銀河英雄傳說》與經典的歐美科幻作品不盡相同,至少它不拘泥於技術描寫。而從整個作品結構來看,《銀河英雄傳說》基本是一種流水帳式的鋪排格局,而不是從某一側面和細節進行細致描述的典範。而說到它是否對人性有所刻畫的時候,就頗有些爭論了:喜愛者認為它反映出深刻的人性,不喜者則認為其人物平淡無奇。

  我基本上持後一種觀點。所謂文學上鮮明的人物性格,並不在於讀完之後能否記住他們的姓名或特點,而在於能否讓我們看到一個活生生的形象。但統觀《銀河英雄傳說》(我讀過的部分),很難讓我找到這種感覺。無論是帝國的萊因哈特﹒馮﹒羅嚴克拉姆還是同盟的楊威利,都給人一種臉譜化的印象。在讀者腦海中浮現出的形象,大約就是日本卡通中年輕帥哥的樣子。當然,這種形象自有其商業價值:它們往往不分階層等級(雖說在《銀河英雄傳說》中特意交待了他們的出身差別),都能給人一種特別的親和力,讓讀者在不知不覺中喜愛有加並自我代入。

  這不能完全歸咎田中芳樹,因為科幻作品,尤其是宏大的科幻作品,在刻畫人物上往往顯得蒼白,這是已經為無數事實證明了的。科幻作家很難在充斥著鋼鐵和塑料味道的背景下,細致地刻畫出人物的性格特點。

  一般認為,這種跨銀河尺度的宇宙史詩式科幻作品,始於美國科幻大師艾薩克﹒阿西莫夫的《基地》系列,終於(至少就目前來說)喬治﹒盧卡斯的《星球大戰》系列。

  阿西莫夫的《基地》享譽甚高,但其人物也並不出彩,它之所以成功憑借的是作家嚴密而出色的邏輯性。雖說描述的也是銀河征戰,但其中卻鮮有戰爭,主要靠的還是鬥智鬥勇。而《星球大戰》就簡單多了,它是一個充斥著父子情仇、忠貞反叛、愛恨生死等情結的善惡故事,諸多對立情結糾纏不休,綿延貫穿故事始終,其人物也是正義與邪惡簡單而直接的化身,而且越是前期作品越明顯,如同一個美麗的成人童話。

  相較之下,《銀河英雄傳說》則更像日本卡通,它具有日本卡通故事的一切因素。或者說得更幹脆一些,它是一個無需改編即可直接制作的電腦遊戲腳本。美國科幻大師羅伯特﹒海因來因的經典科幻《星船傘兵》(電影一般譯作《星河艦隊》)改編成電腦遊戲《星際爭霸》時,為了讓遊戲中的角色趨於平衡,不得不人為放大某些種族的力量和作用,以使神族、人族和蟲族能夠相與抗衡。而將《銀河英雄傳說》改編成同名遊戲時,顯然不用這麼麻煩。

  如果尚有可圈可點之處,那麼《銀河英雄傳說》所具備的,恐怕就是所謂“宏大”了——無論從時間還是空間都是如此,無論從結構和人物都是如此。前兩年走俏的奇幻作品,利用的基本上也是同一思路:只要能讓人先入為主地融入其中,只要能寫得篇幅夠長,讀者就會很自然地為作品中的人物命運牽腸挂肚,義無反顧地閱讀下去。

  另外值得一提的,也許就是作者那貌似寫實的態度。田中芳樹似乎十分迷戀社會各階層,尤其是上層的勾心鬥角、爾虞我詐和互相傾軋,熱衷於描寫錯綜複雜的人際關系,結果使這部作品無意中也成為一部簡化版的政治教科書。

  當然也有人告訴我,你必須完整地讀完《銀河英雄傳說》,甚至諸多的外傳野史,才能真正看清其中人物的性格特點,也才能更為深刻地了解到作家的思想觀點。但我總覺得,真正的優秀作品,往往是可以窺一豹而見全身的。

  三、作者思維:東方抑或西方?

  關於作者田中芳樹,網上已有他太多的介紹,諸如出生的時間地點在校時開始創作並獲獎隨後《銀河英雄傳說》讓其大紅大紫雲雲,真正的“銀英迷”或者“田中迷”不可能不知道這些,在這奡N不再贅述。但有一點值得一談,那就是田中芳樹對中國文化的所謂迷戀。

  誰都知道田中芳樹酷愛中國曆史,他的許多作品都以中國曆史為依托,甚至幹脆直接為中國古代武將作傳。這也難怪,日本曆史畢竟只是一些諸侯小國的小打小鬧,沒有如此宏大的背景。而要創作銀河戰史這類大手筆,就不可能那麼小家子氣,只好從曆史悠久的中國文化中取材。

  所以盡管在《銀河英雄傳說》中經常可以看到歐美軍服一類的西化色彩,但其骨子媮椄O偏東方的,常常不自覺地流露出作者的文化背景。尤其是那種無論對專制還是民主制度同樣指摘的態度,也透著東方文化中看透一切的思想。而從整體結構來說,更是典型的東方模式。大家都知道,在西方暢銷作品中,英雄是永遠不死的——背景和故事可以變化,但英雄卻總是涉身其間,永遠以主角的身份在舞台中央歌唱下去。所以《三國演義》看到後來就有些沒意思了,因為那些叱吒風雲的大英雄們相繼死去,最後落得“蜀中無大將,廖化做先鋒”,著實沒有什麼可看的了。但田中芳樹偏偏就繼承了這一點,無情地讓他的大英雄一個個死去,然後再創作出一個個新角色。從更深層的角度來看,也許那種臉譜化的塑造無法反映出更多的性格特征了吧。

  但是,我仍舊認為田中芳樹在很多方面受到極深的西方文化影響。

  有人認為田中芳樹在創作《銀河英雄傳說》時借鑒了《三國演義》的思路,或者說就是一部現代版的三國故事。而前述所謂“體現謀略”的說法,亦即由此而來。因為“謀略”中自然也包含有襲敵糧草的計策;諸葛亮六出祁山,反複勞師動眾卻盡皆無功而返,說穿了還不就是為補給所累嗎?可在田中芳樹這堙A這一點不但被極端放大,而且還注入了現代經濟的因素,這就與三國時代的思路不盡相同了。再比如針對賒糧濟民的行為,田中芳樹並未予以肯定,而是以同盟慘敗告誡人們:現代戰爭容不得這種婦人之仁。而在《三國演義》當中,作者對“劉備攜民渡江”的義舉可是大書特書同時也是倍加贊賞的。

  《銀河英雄傳說》(卷一:黎明篇)

  [日]田中芳樹 著

  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 2006年7月第1版

  定價:24.80元

(編輯:龍貓貓)

關于新浪動漫原創作品版權的聲明      到論壇去灌水

《奔向2008﹒漫畫奧運》--奧運從頭說(第二集)
短片:《小川彙寵物三賤客02》
暴笑四格《豌豆笑傳》第四集
《亞莉》
《信使夜至》
《鞭中起舞》
《天使》
《傻妹子日記》第7集
《晶瑩的眼睛》
《蓓蓓狂刀》